八 歧 大 蛇 實 驗 室

關於部落格
  • 11194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7】雙子來台DAY1--首映會現場實況


◎為服務場上其他歐洲學校的同好,之後會提供英文版遊記

認真算起來,我的鄰居俐萱唯一做過對我最不仁不義的事情,就是借了我一整套的哈利波特。
一如世界上多數翻開這部小說的人,當年只是個青少年的我從打開第一頁起,就中了哈利波特的蠻橫咒,自此不可自拔。
我從沒想過有一天,這部小說會帶領我走上體育滿分的境界。
我也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一刻,電影中的角色本人會站在我的面前,笑著對我說『嗨』。

十一月,這個被所有學生視為夢魘的月份,幾乎每天的行事曆都被期中考和報告佔滿。
從開學持續累積的醫學心理學paper已經快要在我桌上堆出一座三級古蹟,而我一篇都沒翻過;
內科學更是遊走在瀕死邊緣,這學期要是讓它DOAdead on arrival,到院前死亡),我就真的準備下學期見教授了。
至於我的體育…………………算了不提也罷。


教授表示:



 

「很厲害,梁同學,你簡直是本校奇蹟,我都分不清你到底在唸醫大還是體大了。
體育驚奇四修人這種事不是人人辦得到的。」


*


在這麼絕體絕命的關頭,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台北,到俐萱家去翻她D槽補血。
但當我踏進她房間時,正在打電動的女人扯下耳機,偏頭跟我說:

『嘿!你知道哈利波特的雙胞胎要來嘛!?』
『來?來哪?』我把包包擱在一旁的櫃子疑問,一邊開始脫我的圍巾。
『來台灣啊!他們要來台灣宣傳第七集喔?』
『你說什麼!??!』我震驚的大叫,手中圍巾瞬間滑落。
『真的,他們要來了,1116號。』俐萱悠哉地將椅子滑回電腦前,點開新聞給我看:『你看。』

滑鼠往下轉,奇摩新聞上寫著十年來從沒有被宣傳到的台灣終於首度有
HP的演員踏上,還列出雙子的相關行程。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在電影上看了這麼多年的人竟然要來台灣了!

『我要去。』我無比冷靜的說,幾近宣示。縱然11/16早上是體育期中考吾亦往矣
『啊?你確定?你不是有考試?』
『我要申請提前考。我去跟學務長說,請他讓我星期二的考試提前。』

我接過電腦,開始查詢雙子行程,發現首映會是星期二下午兩點,
也就是說我如果能十點一早考完試直衝高鐵,我就有機會在中午抵達會場。
.  
俐萱挑高眉毛:『你確定!?體育耶!?讓你重修無數次的體育耶?!


『沒在怕的!連續切球200次不能斷嘛!為了兩兄弟我切到300下都沒問題!
老子去定了哈哈哈!!華納大神幹得好啊!!
 

*
 
 
誠如你所見,這是一個熱血年輕人受到華納感召,毅然決然加入迎接菲利普斯雙子行列的故事。
十年!所有人等了十年才等到這一刻,我又豈能讓小小的體育和學務長阻擋這歷史性的一刻?!


有道愛是無敵的,愛可以讓小美人魚突破生物限制長出腳,可以讓郭靖賢伉儷一起踩著大雕飛來飛去。
可以讓哈利波特的媽造就他傳奇的兒子,也可以讓一個桌球連發球都不怎麼樣的年輕人在一夕之間變成桌球王子
在苦練一下午之後,星期二一早我只花了十五分鐘就考完試,
和我的搭檔互相揮了兩百下拍領了滿分,全速衝向牙醫大樓前面跳上往高鐵的接駁車。
 
 
砸下五天伙食費,我換來一張通向愛與台北的自由座車票。
然後在高鐵廁所內變裝完成,找了個隱密性高的位置開始化妝。
只是因為座位太靠近,所以當我拿著牙科鑷子躲在位置上黏我的假睫毛時,旁邊乘客投來的視線讓我真是避無可避。Orz
 
 
在車上奮鬥一小時換好裝,車子也在台北站停下。
我一踏上轉運站,就直奔樓上京站見面會現場。
結果場地出乎意料的很迷你———



 
這是他們的戲服,搭上一個小桌子、兩張椅子、和一張布幕,總寬度應該五公尺左右。

 
 
 
 
我和幼芃從十一點站到兩點,圍觀的人群也越來越多。
好不容易等到兩點鐘,觀眾已經幾乎將整個連通走道擠滿,記者也開始入座,見面會才正式開始。



 
什麼?你說見面會如何?
我只能說,見面會本身跟聽廣播沒兩樣。
 


雖然我們站在第一排視線最好的角側,但是採訪的攝影記者實在太多。
大量的攝影師和記者淹沒席前,縱然我們位置已經不錯,最多仍只能從腳架中間一窺兩人的真面目。
在高大的攝影機阻擋下,在場前方的人幾乎看不到他們,和他們踏進會場的那一刻。
只能從舞台後方包圍電梯的群眾尖叫聲判斷他們是不是出來了。
更辛酸的是,我們都是高舉著相機,從螢幕看見面會情形——


左:James,右:Oliver
 
 
幸虧好心的攝影大哥看我們很可憐,偷偷透露小秘密告訴我們見到本人的方法:
「你啊,等會算一下時間,等到見面會行進到一半的時候你就可以到後面的通道等他們。」
「咦?」
「你知道他們是從後方出入口走的嘛,你去那邊等就可以了。」攝影大哥悄聲跟我們說:「也許有機會握到手。」
而一旁的華納人員也跟我們說:「如果這邊握不到,等會在威秀中庭那一場會跟大家互動,那邊應該可以。」
 
 
照著高人指點,我和克莉絲丁早早就後撤到走道旁去等待。
出乎意料地那裡空無一人,我們挑了相當好的位置等待。
果不其然,五分鐘後活動結束,大家開始騷動著往後方湧來,
而兩兄弟一左一右地走在紅色圍欄裡,跟大家握手。保鏢雖然會擋,但是兩兄弟還是很友善地從空檔間和大家互動。
他們快速通過我們面前,我伸出手向他說:「welcome to Taiwan!」
Oliver握住我的手,看了我一下,然後向我俏皮地眨了右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喬治對我眨眼

 

那一刻,什麼希波克拉底斯誓言都不再重要,我唯一能真誠發誓的就是我真的願意重修十萬年
 
 

 
 
========================這裡是歡迎光臨重修地獄分隔==========================
 
 
 
 
精神醫學裡有個名詞,叫做急性發作。
通常源自於個體受到外界過大刺激而產生急性精神症狀,諸如行為混亂或幻覺———這就是當天下午我最好的寫照。


「他握了我的手他握了我的手他握了我的手他還眨眼還眨眼還眨眼還眨眼!!
我是人生的贏家啊哈哈哈哈哈哈
 
下午兩點四十分,京站地下三樓,我和阿淵正在全速通往捷運站,準備進攻首映會。
而我就像跳針一樣對著電話一頭的王珍不停重複這句話。
「你給我冷靜點啊豚豚!」電話另一端的王珍好氣又好笑的吐槽我:「你是發作了嗎?市療就在旁邊快去掛號啊!」
「我很冷靜,我超冷靜的!相信我!我只是多巴胺高了那麼點
「每個精神分裂的病人都是多巴胺高了那麼點啊!!!振作啊你!!」
一旁的阿淵聽到我的話也抓狂大喊:
「最好你很冷靜啦!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在這裡繞圈半小時啦!?
靠我們又回到原點啦
終於放棄讓我帶路的阿淵死活拖著我,才照著頭頂上的標誌把我們拖回捷運站。

 
 
一番折騰後我們終於搭上捷運板南線,直奔華納威秀。
當天的天氣和倫敦很像,濕冷又陰暗。據說哈利波特每次在英國舉辦首映會就一定會下雨,十年來百試百靈。
我們就這樣一路從三點多淋雨罰站到六點,不過看看大家臉上喜悅的表情,就知道根本沒人在意這點小事。

在秀導的引導下,我們站在紅毯第一排,視野超好。
其實場地很深,只是相片拍不出來。
 
所有華納的人員從下午開始整理場地、排演、run down,而我們就在一旁吃東西補充點水分。
我們旁邊是歐洲學校的女孩子,所以我順便搭訕可愛的小姑娘,拿了不少MSN回家。
 
等啊等,當我們吃掉兩個麵包、一瓶飲料、數包餅乾後,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手錶上的指針推向六,所有花了一下午排練的演員們各自就定位。
六點一到,熱鬧瑰麗的演奏樂響起,雙手高舉大量氣球的高蹺長腿叔叔悠悠前行,後方是衣著五彩繽紛的奇幻劇團成員。
在雪花紛飛的大球內舞動水袖的女孩、邊踩著滾球邊丟瓶子的雜耍秀,和變化萬千的彩帶舞,奇幻劇團帶來的表演相當熱鬧。


◎奇幻劇團開場:長腿叔叔
 

◎奇幻劇團開場:空中彩帶
 

 
在雙子踏入場內前,阿KEN大俠率先上到台前,開始今天的活動。
但在這種非常時刻哪有人能靜下心看前面播了什麼!?所有人都摒息以待等著雙子出現。
為了讓場子熱起來,阿Ken大俠祭出了有獎徵答的絕招,果然成功吸引全場的注意力。
「來,看到這邊一大堆的海報了沒有!?這全都是哈利波特第七集的電影海報啊!答對了馬上送出去!」
Ken大俠在舞台上吆喝著,底下所有的人立刻像貓咪看到木天蓼一樣興奮地騷動起來。


「好,第一題:請問HP7上映的時間是?」
全場數百隻手舉起,我也是。很意外地,阿Ken大俠點了我。
「那邊那個戴帽子的,來。」
我看到一支麥克風湊到我面前,然後是一堆攝影機。
「ㄟ…十一月十九?」
「幾年呢?」阿Ken
「民國九十九年?」
「好!你得到它啦!」
我楞著,看著海報遞到我面前,而我傻傻地接下。
“U got a poster!”旁邊的Emily羨慕地叫著。
其實我也不敢置信,只能跟著大喊:「喔喔喔喔喔喔!I got a poster!?」
 
 
海報發著發著,全場的氣氛隨之高漲。
就在此時,阿Ken宣布兩人的禮車即將抵達現場,現場近五百位女性更是陷入暴動。
遠處一輛禮車停下,然後是另外一輛。
雙子前後在保鏢的圍繞下分別下了車,隨即被粉絲團團圍住。
幼芃擔憂地張望著遠方黑壓壓的人群,轉頭問我:「大貓,你說,我們有機會要到簽名嗎?」
「嗯,好問題,我也不能確定。」我心戚戚然,捏著我的簽名版緊張得很。
 
 
我們的擔心顯然是多慮了,雙子兩人從頭簽到尾,還超友善的合影,讓全場差點為之瘋狂。
本來我們超擔心他們會不會只簽前面的人,後來發現他們不但每個都簽,兩人還會交換左右側,雙雙為每個影迷簽名。
甚至還跑到轉角處,一個也不遺漏。
想當然爾這樣簽下來要花費的時間很多,保鏢一開始還會督促進度或格檔粉絲。
但友善的兩兄弟卻反而轉頭跟保鏢說「It’s Okay!」,然後繼續和每個粉絲互動。
而前方的阿Ken大俠為了延長他們幫大家簽名的時間、不讓場子冷掉,一個人在台前孤軍奮戰續梗續超久。
讓我們忍不住感激的對他喊:
 
 
「阿Ken你超帥的!!」
阿Ken大俠:「你們都只有現在講講啦!哼!=3=
 
 

 
 
終於在阿KEN大俠獨立支撐十分鐘後,Oliver優先簽到我們這邊來。
 
各位觀眾!看看這歷史性的一刻!
 

 
OLIVER PHELPS本人啊各位太太!
喬治他本人在我面前啊!
                                                                                                                  
 

我想了很多話要講,但是一看到他就什麼都說不出來。
面對喬治本人站在我面前這件事的衝擊太大,我想我的布洛卡氏區跟溫尼克氏區功能已經遭到屏蔽。
是以我只能傻在當場看著他走過來,幫我簽名,然後再次握住我的手
而我聽見我自己好不容易擠出的一句話是———




“MAY I HAVE A HUG
eine Umarmung?/Μπορώ να έχω μια αγκαλιά;
May hug mihiमईमैंएकगलेलगाहै?/
안아도될까요?/抱擁してもらいませんが?
我可以抱你一下嗎?
 
 


話一脫口而出我就後悔了————
 
 
 
告非!我剛說了什麼?!我剛剛說了什麼!?
 
 
正常人應該握手的時候要先說嗨吧!?內心的野獸你給我克制點!
混蛋被屏蔽的不是我的語言腦區!是我的道德啊!!!!       
 
 


 
回神的我嚇了一大跳,擔心自己提出這種要求會不會太冒失,連忙尷尬又著急地想找話把轉開。
但紛紛細雨中,站在我面前的青年露出溫和的笑容,說:

Of course!
 


 
他張開雙手,很自然又很溫柔地環抱住我,我只能感覺我靠上對方寬厚溫暖的胸膛。
然後是撲鼻而來的古龍水香味,和激烈閃個不停的鎂光燈對著我們狂拍。
而當我的臉埋在對方肩膀上時,我的腦袋竟然是想著:


 
『我要回抱嗎?/N』
 
 



我內心的野獸一秒就選了/N』
 
 


 
==============這裡是覆蓋台面上的羞恥心,啟動特殊技『Oliver的抱抱』==============
 
和他放開擁抱之後,我才終於冷靜下來講點像樣的話:(以下是翻譯後的版本)
「謝謝你來到台灣。」我誠摯地握著他的手說:「請好好享受這裡的食物和文化!」
「有,這裡的食物很好吃!我昨天和今天都吃了不少!」
不愧是號稱美食荒漠的英國,Oliver提到食物的表情顯然相當愉快,然後他的面前又被滿坑滿谷的簽名板淹沒。
他繼續拔筆揮灑,認真簽了每一張,接著準備往下一區前進。
但站在我旁邊的幼芃似乎被遺漏了,急著叫住他:

(以下原音重現)
"Me~~Please!"

Oliver疑惑地找了找,卻沒看到她手上有簽名板或小手冊。
他好奇的眼神才投向他眼前的幼芃,偏著頭似乎在疑問要簽哪邊?

兩手空空的幼芃指著她手中的相機螢幕:「
Here, Please!
Oliver大驚,平常下垂的眉毛此時高高地揚起:"On your CAMERA!?!"

"
YESYES!"
幼芃拼命點頭,以通行全世界的肢體語言表達她堅定的決心。

"Are you sure!?"
Oliver好看的眼睛望了望被當成簽名板的相機螢幕,又看了看眼前的女孩,似乎擔心簽下去之後會破壞相機。

"YESI SureDon’t worry"
幼芃繼續用她半生不熟的英文阿莎力地鼓勵對方在她價值上萬的相機上簽下去。

"But it’ a…IT’S A CAMERA…!?"

"放心!他現在不是相機了!你簽之後我再也不會用它了,我會封機!"
因為翻譯程度超過上限,幼芃一長串的中文直接脫口而出。

雖然沒有很懂封機的意思,但是
Oliver似乎從眼前這個跟他同年的年輕人眼中看到熊熊燃燒的意志力。
Oliver接過了筆,正要畫下去,再次抬頭確認:"......YOU SURE?!"

SureSure啦!我超SURE的!我等等就拿去相機包膜再也不用它!XDDDD

"Seriously!?O口O"不知道是從眼神中還是動作中看出了包膜的意思,Oliver又是一驚。
"YESI DO(樂)"

最後Oliver就用一種我難以形容的可愛表情,拿著筆嘎機嘎機地在她相機上認真簽了起來。
 
 

 
娘子!!快跟牛魔王出來看上帝!!
為什麼這兩人講不同語言還有辦法溝通得這麼流暢啊!?




兩人一英一中(還有台)的對話讓在場的人笑到腹筋爆破,連保鏢先生都忍不住偷笑。
後來Oliver簽完對面再度繞回來時,我想請保鏢先生幫我們拍照。
但是保鏢先生俏皮地在
Oliver後方搖搖頭,然後偷偷指他。
我不是很明白保鏢先生的意思,直到Oliver接過我手上的相機,轉過身來和我們自拍合照————
保鏢先生您太天縱英明啦!奴才給您跪了!!!!
 
 
 
 
就這樣,令人無法相信的,Oliver湊了過來,喀擦一聲,拍下我、Emily、他和阿淵。
但是我忘記關閃光燈,害我們被拍得超猙獰。囧
 
 
Oliver走後和James交換,他迅速地幫大家簽名。
我們問他能不能拍照,他正想回答,旁邊的保鏢卻又再次勸他時間。
James才轉頭過來有點抱歉的說:「抱歉,我很希望可以,但我想真的不能不去前面了。」
我搖搖頭,笑著跟他說:「沒關係,能握到你的手我就很高興了。」
James露出友善又可愛的笑容,和我們聊聊天,幫大家簽名。
等到兩人上台後我們就離開了,因為我們處的位置完全看不到台前,阿淵的膝蓋又痛起來,只好速速後撤。
不過心願以了,老衲此生無憾啊。
 

 
 
抱抱簽名握手眨眼和合照著實讓我飛躍了好幾天。
至於在三天後我們又在機場是如何為愛走天涯,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九把刀調)
 
 

 
【下集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