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歧 大 蛇 實 驗 室

關於部落格
  • 11194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題】Once upon a time




 
"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uld be happened, but just once in a life time."
這樣深摯的確切,一生只有一回。
 
 
                                                    ---麥迪遜之橋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


*
 
(而我衷心希望你不是那唯一的一次。)

 
*
 
 
今天是難得的休假,中午和方姑娘一起吃午餐。天氣很好,朗朗晴空下,貓咪悠哉的打著盹。
 
在轉過熟悉的街角時,我的眼角餘光看見一個高大的男人,旁邊親暱的挽著一個嬌小的可愛女孩。
 
我瞠大眼睛看著,那畫面的衝擊讓我瞬間停下腳步。
 
女孩先是注意到我,似乎驚訝於我的表情,然後身邊的男人也順著女孩的目光往我這裡看來。
 
我迅速壓低洋傘,遮去我的臉。他沒有看見我,我也沒有看見他的臉。
 
 
 
寬大的傘蓋在我的頭頂,陽光正熾,我卻覺得渾身冰涼。花了好陣子才搞懂這種頭暈目眩的感覺是緊張。
 
對,緊張,這種很陌生的感覺,大概就是緊張。
 
我不是個神經纖細的人,但是那一刻我卻連到底要往哪裡走都搞不清楚。
 
腳不自主的亂踩,像是有意識想逃走一樣。就像多年前一樣。
 
我曾經想過我們重逢的情況,不期而遇的光景;畢竟相同的領域能這麼多年不遇到彼此,已經是奇蹟了。
 
可是我沒有想過來得這麼突然。快得我措手不及。
 
 
 
 
他們有說有笑的走在一旁,方姑娘注意到我的表情,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壓低聲音說了,但是不知道我有沒有成功的用平靜的語氣告訴她。
 
方姑娘也震驚,立刻轉頭看旁邊兩人的身影。
 
「別看那邊。」我連忙拉住她。我很怕被發現,我不想被認出來,何況他身邊還有人。
 
我們盡可能保持低調,方姑娘透過陽傘以不被發現的方式注視他的臉。
 
然後我們放慢腳步,走在後頭,看著女孩挽著他。
 
 
 
他和我記憶中的模樣截然不同,很多年了,這些年我們像斷線的風箏一樣不曾聯繫。
 
現在要我去說過去的什麼,我已經想不太起來了。
 
很有趣的是,我還記得我認識他的時候,也是六月。
 

 
很多年前,我也這樣挽著他走在同條路上,我卻不記得他的表情有沒有這麼快樂。
 
我看著,就這樣走在五公尺之外看著。兩個穿著家居服的身影一高一矮,走在陽光下。
 
那一幕,就像我們當年曾經勾勒過我們未來會有的模樣。
 
 
「你想生幾個?」
 
「看妳啊?」電話裡的人笑。
 
「你白癡啊!!!?!」
 
我又好氣又好笑,拜託這可不是牽手就會有小寶寶迸出來的年代啊!你以為你盤古嘛!?
 
以我們只會一起寫解習題寫報告牽牽小手做便當的模式,我們交往一百萬年都追不上進度啊!!!
 
上次是誰被人架起來看A漫就尖叫的啊!?
 
 
後來話題怎麼結束的我已經忘記了,可是從那天起,每當我牽著他,看著他,走在他身邊,甚至想著他的時候,
 
我都不由得勾勒我們三十歲時,會是怎麼樣的?
 
那時候三十歲還離我們很遠,我們對未來、對社會,還瞭解得不那麼多。
 
可我會想著三十歲的時候,他仍然在我的人生之中。
 
他開車,後座是我們的孩子,一家人出去郊外走走,夏天樹影繽紛的投進擋風玻璃內。
 
或是他工作晚歸的時候,我會起床,為他煮一碗麵,坐在桌子一端聽他說今天發生什麼事。
 
 
那就是我想要的三十歲。
 
 
*
 
當然,故事後來並沒有照我想要的情節走。即便我是個寫故事的人,我卻無法寫我自己的人生。
 
最後一天到來時,我淚流滿面。在他掛斷電話前,我終於脫口說出我隱忍了一年、卻沒能講出來的那句話。
 
然而回答我的卻是一聲『喀達』,我甚至沒有辦法確定他有沒有聽見。
 
 
 
很多次,很多次我都想告訴他。
  
在他問我在想什麼的時候,在天氣冷我脫外套給他穿的時候,在他輕輕抱住我的時候。
 
很多次我想說,那縈繞心頭、又無比沈重的三個字。
 
不是沒有勇氣,也不是沒有機會。而是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發現文字的極限。
 
文字是載體,可是當你找不到任何文字去負荷你感情的重量時,你只能沈默。
 
是以他當問你在想什麼時,你只能摸著他的臉,看著他的眼睛,笑著撫摸他臉上每個細節
 
--那些你永遠也不會忘記、閉著眼睛也能細數出來的線條,微微笑著跟他說:「……沒什麼。」
 
 
 
那一晚,我的眼淚一直流一直流,像是從我體內深處的破洞不停流出來;而往後的很多日子裡,它也不曾停過。
 
說不出口的字刻在心上,我從不知道它也能是鮮血淋漓的。
 
 
 
無數個朝來暮去,傷口結痂成了疤,從我青春的尾巴,陪我跨進了社會。
 
到了如今,我仍是一個人。
 
 
*
 
相偕的身影轉過路的盡頭,一起上了一部車,遠去在視線。
 
我問方姑娘,他現在看起來是怎麼樣的?
 
「你沒有看到他的臉嗎?」
 
我搖頭。我知道是他,但不敢看,也不能。
 
「他看起來氣色好嗎?」我問。
 
方姑娘沈靜的黑色眼睛看著我好一會,然後說:「…嗯,我想還不錯。」
 
 
綠燈了,我和方姑娘朝著與他們不同的方向直直走,越過斑馬線,陽傘在燦爛的初夏陽光下投了搖晃的影子。
 
糟糕人聚在一起話題就是沒有辦法維持超過五分鐘正經,五分鐘後我們已經超展開到雷文梗,然後笑得驚天動地。
 
 
 
現在我們已經離三十歲不遠了,而你和她,正朝著我們當年說過的幸福畫面走去。
 
看著你的背影,我想當時的願望已經改變了。
 
雖然無法坐在你的副駕駛座上、餐桌一端的人也不會是我,
  
但希望你無論在哪裡、跟誰、在做什麼,都過得平安快樂;和你心愛的人們,有著平凡而完整的人生。
 
 
*
 
總有一天你愛上一個人,當他牽你的手,世界便煥然一新,你就見識恆河諸法、萬萬千千;
 
他走了,也帶不走你那日重見光明的雙眼。
 
  
多少年前我看過這句話,又是多少年後我才明白它的意義。
 
至今我已經記不得當時的景況了,可我明白,我到八十歲的時候,
  
都難以忘懷這麼一個人,和這段歲月。
 
 
 
 
謝謝你,給了我不一樣的世界。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