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歧 大 蛇 實 驗 室
關於部落格
  • 112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鳥與魚】

*
 
時令秋初,在北方異地的邊境森林,秋意染紅了蕭條的沼澤池畔。
 
在流流幽光的冷沼裡,棲息著一隻徘徊在水平面,不願下游的魚。
 
水面下,一片繽紛浮動在魚的視線裡。
 
一條水平線,隔開了水與天的世界。
 
 
 
在水影搖曳的視線中,魚的目光落向天空的盡頭,想像翱翔在天際的感覺。

牠想飛,想脫離這片殺死人的無聲無息。
 
牠想用眼睛看著這世界的綠樹天空,花鳥風月。
 
而不是這一池棲冷的冰暗,和水面下那虛浮又遙不可及的五彩繽紛。
 
可是,魚沒有翅膀,所以魚永遠不可能飛翔。

 
 
望穿了天際也到不了的地方,到底有多遠?

一條水平線,一雙翅膀,還是天與地的交界?

無聲的濕冷中,只有魚若有似無的嘆息。
 
在一季交疊復加深的秋色裡,在滿山絢爛的楓彩裡,響起。
 
 
那是秋初時,一隻魚浮漾濕濕的寂寞。
 
*
 
當楓葉凝上薄霜時,一隻棲息了整季的飛鳥,
 
在展翅飛向南方的那一刻,牠看見了那隻徘徊在水平面下的魚。
 
不只是因為好奇秋末時水面上的冰冷。
 
不只是好奇那魚遲遲不肯下游冬棲的原因。
 
牠會佇足停下,是因為牠遠遠的便望見了那魚眼底的寂寞。
 
一種難以言諭的孤寂。
 


 
 於是,飛鳥輕輕地落在湖畔一片雪芒的蘆葦畔,對那魚問著:

「你爲什麼不下游避冬呢?」長喙理著自己的羽翼,飛鳥的眼神是不能理解的好奇。
 
「你會飛嗎?」答非所問的魚游動在水中,欣慕似地凝視著飛鳥的羽翼。
 
「是的,我是遷移的候鳥,我在南方的暖地與北方的這裡交互棲息。」
 
飛鳥展揚起翅膀,池畔的蘆葦掀起一波如雪如霜的美麗波浪。
 
「是嗎?真好你看過真正的天空吧?能不能告訴我你眼中的世界是如何的?」
 
「這裡嗎?這裡樹是五彩的,地面上有美麗的花朵和青草。當我展翅在空中,天空沒有盡頭,風會從耳畔破開,我可以看見遠方蓊鬱的山和奔流不息的河流。」
 
飛鳥環顧著四周,對池裡的魚說道。

 
 
池中的魚不語,只專注諦聽著。
 
聽完這最後秋末,飛鳥告訴牠的美麗。
 
 
  
*
 
冷列的朔風拂過沼澤,捲著長長的流雲直向地平線而去。
 
在世界染成一天一地悽悽惻惻的灰時,飛鳥自覆著初雪的池之湄,踏過了凝著薄冰的沼緣。
 
輕輕棲落在魚的身邊。
 
 
「你還是不打算下游到湖底冬息嗎?」飛鳥問,有些擔憂地。
 
「不了,我想親眼看看深冬的風雪,聽說那是種漫天狂舞、寒徹心骨的美。」
 
「可是如果你不下游,那你便過渡不了冬季這片將會結冰的水面。」飛鳥優雅地游動,看著身畔那執著於水之外的魚。

「飛鳥,你能再告訴我一些你看過的地方是什麼樣子的嗎?」魚仰起頭,池外的飛鳥身影浮晃的好不真實。
 
 
 
雪花開始墜落在孤零零的灰色世界裡,先是一片,然後慢慢舖絮在泛白的池岸。
 
飛鳥仰起頭,看著天際一方杳去的夥伴身影及不停落下的雪花,開始述說在牠記憶中溫暖明亮的南國,和與這裡相異的蔚藍晴空。
 
在漫天狂舞的風雪中,魚聽著飛鳥記憶裡的溫暖,聽著飛鳥的記憶溫暖了自己最後的生命。
 
不知道是誰說的,深冬飄零的大雪,總是讓人彷彿站在世界的盡頭一般的寂寞。

那個冬天,魚仰望那片雪芒的水之外,卻覺得置身明亮的南國般地溫暖。
 
 
*
 

在冬濃得最盡最盡,再濃下去就要溶解的時候,飛鳥低頭,跟魚說了這麼一段話。
 
「其實,我看過最美的地方,不是在天空,也不是在地上,而是在你身下的池底。」
 
魚不能明白,牠告訴飛鳥那裡只是一片荒無的黑暗。
 
 
「當初春的時候,試著潛到水底去,你就會看見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飛鳥的輕輕說著,聲音變得有些遙遠。
 
優雅的身形划過明鏡似的湖面,飛鳥棲浮在水上,只有牠和魚的四周沒有凝著冰。
 
在嚴寒的冬季之後,牠再也沒有力氣去清理自己美麗的羽毛,再也沒有力氣振翅飛向魚最喜愛的那片天空。
 
望著結霜的羽翼,牠卻滿足地覺得那彷彿是爲魚分擔的寂寞。
 
 
 
兒時曾經想過與同伴比翼雙飛,然而現在牠卻選擇了留在這北國的湖泊。
 
選擇以自己的體溫,去換取一塊魚能自由呼吸的溫暖池水。
 
牠不知道天和水的距離有多遠,也許是一雙翅膀和一對鰭,也或許是一份義無反顧的溫柔和寂寞。
 
天和水可能很遠很遠,然而現在的牠卻是在魚的身邊。
 
 *
  
輕亮的晨曦劃破了夜色,在逐漸退去的幽黑中,飛鳥聽見了初春,聽見了融雪。
 
也聽見了某些什麼開始與結束的聲音。
 
牠的視線再也不能清晰,牠的羽翼再也不能溫暖。
 
搖晃著最後的力氣,飛鳥回到了蘆葦畔。
 
 
 
「你要走了嗎?」皺亂的一池春水中,魚看見飛鳥的身影彷彿在遠離自己。

飛鳥回頭,靜靜地,靜靜地對牠笑著:「初春的時候,試著去池底看一看。」
 
然後,飛鳥踏著最後的步伐,回到了牠一季前早該離開的蘆葦畔。
 
在流洩一地的春光中,飛鳥仰望泛白的天空,滿足地閉上眼。
 
永遠沉睡在那再也揚不起的蘆葦雪波中。
 
 
 
魚永遠不會知道,在飛鳥最後的天空裡,究竟看見了什麼?
 
牠也永遠不會知道,那一季的溫暖,是飛鳥傾盡所有的溫柔。
 
等到他終於明白自己永遠也不會再見到飛鳥時,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
 
於是初春,魚依著飛鳥告訴他的,往沼澤的最底處游去。

穿越過渾濁的融雪,穿越過籐草,魚終於來到了沼澤的最底層。
 
映入牠眼簾的,是牠一生一世也無法想像的景象。
 
 
從池底通穴打進來的陽光,在水中交織出輕亮的光影交錯。
 
綺旖的刺藤,珍貴的珠貝和數不盡奇葩異草,架構出一個龐大而瑰麗的世界。
 
五彩的魚群穿梭著,嬉鬧著,生機盎然,迥異於他印象中死寂淤泥的水底印象。
 
這樣一個畫面,是即使找遍全世界的色彩,也畫不出來的美麗境界。
 
於是牠知道,世界上最漂亮的地方,現在就在自己眼前。
 
*
 
游動在繽紛的水底世界裡的魚,慢慢地笑了。
 
那是牠生平第一次,發自內心的寧靜微笑。
 
彷彿是想起了什麼似地,魚鶩然回過頭去。
 
卻只看見當年的孤寂和絕望,都已經那麼遙遠地淡去在眼角。
 
望著飛鳥傾盡所有告訴牠的美好,牠想,也許牠能明白
 
飛鳥最後想要告訴牠的,究竟是什麼。
 
 
 
 
 
 
 
 
※※※※※※※※※※※※※※※※※※※※※※※※※※※※※※※※※※

 

──
後序──
 
 
 
這曾經是一隻魚,和一隻鳥的故事。
 
而現在,故事說完了。
 
 
 
你問我是魚還是鳥?

我什麼都不是,我只是一個說故事的人。
 
但是曾經,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曾經,在我的池子裡,來了一隻飛鳥。

然後牠告訴我,在池子底,是世上最漂亮的美麗境界。
 
後來,那隻鳥飛離了我的池子。

至於牠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
 
 
 
但是每當我在回到水面上時,我總是會看見那片曾經有牠的天空。
 
『你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看著同伴飛離,然後選擇留在我身邊的?』
 
我想,也許我窮其一生,也無法明白牠最後在那片天空中究竟看見了什麼。
 
 
*

水底,很美,像我的生命。
 
在有了牠之後,成了世界上最漂亮的美麗境界。
 
要成就一個人的幸福,需要多大的代價?

牠選擇用牠的一切,去告訴我這個世界的美好。
 
*
 
你問我,我的飛鳥是誰?

牠啊……牠在我生命中以不同的身分存在著。
 
你一定也有那樣的一隻飛鳥,雖然牠總有一天終將離開。
 
但牠留下來的,卻足夠支持我們去走完這漫長的一生。
 
飛鳥給我的愛,就是這樣子地,覆蓋過我的生命。
 
 
 
你的飛鳥在哪裡,你知道嗎?

也許是在飛揚的蘆葦雪波,也許是在覆冰的霜河之畔,也許是在你的身邊。
 
也或許,下一秒你就會遇見牠。
 
 *

這個世界,因為有缺陷而美麗,愛也是一樣的。
 
人類的感情並不純粹,所以我與飛鳥,同樣也有許多醜惡不堪的摩擦。
 
但是,在事過境遷後,我能記得起來的,卻只剩下牠留給我的美好。
 

 
很奇妙吧?有的時候,我也會質疑那樣的美麗。
 
但是我想,人性的黑暗面實在是太沉重了。
 
所以,當我們回頭的時候,看見的,往往都是上頭清澈無比的明亮。
 
 
 
這樣好嗎?一開始的時候,我會這樣問自己。
 
久了,我會笑著,問自己。

這樣有什麼不好?
 
 
 
人一生要走的路實在是太長太長了。
 
所以有的時候,我們會有想要讓他提早結束的念頭。
 
我的生命閃耀著繽紛光彩;因為,它的背景,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也許,該說是,它曾經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背負著那樣的辛苦,我們走不出。
 
你回頭的眼神我看得太清楚,以生命為代價換取的幸福太沉重。
 
正因為我知道你真正的願望,所以,請原諒我將你自記憶中抹去。
 
於是我的記憶中,不會有那段秋末的美好,不會有曾經絕望的寂寞。
 
在我眼前拓展開來的,只有未知的明天和可能的幸福。
 

於是,我再也不是一隻魚。
 
 
 *
 
 
在我決定遺忘的那一天,我的眼睛流出了某種液體。
 
生活在水裡的我,應該分不清那是什麽。
 
可是那一天,我卻清清楚楚地看見它自我的眼中流出來,然後擴散於週身的水中。
 
因為它跟周圍水的顏色不同,所以我分的出來。
 
那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悲傷是有顏色的。
 
 
 
 
從此以後,我的記憶裡,再也不會有輕揚的蘆葦雪波,再也不會有那個展翅的白影。
 
天空中,再也不會有人低頭回首盼望。
 
而我往後的日子裡,也再也不會有那隻飛鳥和牠浮於水面上的溫暖。
 
 
 
 
再也沒有。
 
 
 
 
 
 
你以一切來付出,而我唯一能為你做的,卻只有將你遺忘。
 
徹底的,自我的生命中抹殺。
 

幸福的重量,原來是生命所不可承受之輕。
 
 
 *
 
 
這個故事說的,是一隻曾經是魚的魚,和一隻曾經能飛翔在天空中的飛鳥。
 
所以,這曾經是一隻魚,和一隻飛鳥的故事。
 
 
 
 
 
愛的範圍有多寬廣,我並不知道。
 
但是,在牠的身上,我看不到極限。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