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歧 大 蛇 實 驗 室
關於部落格
  • 112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顯微鏡下的日記】

顯微鏡下的第十七天。
這是句點的開始。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特別容易回想到過去的事情。
有的時候只是很小很小的事情,我也都會想起來。
 
這幾天是期末考週,我每天重複著唸書唸書唸書唸書唸書吃飯洗澡睡覺的生活。
照理來說這應該很忙碌才對,但是總是會有點雞毛蒜皮的小事,趁著思緒微不足道的空隙中鑽出來。
我想,可能十七天還不足以讓我習慣自己身上有某部分結束了。
 
 
故事從五年前開始寫,不可否認的,那是個快樂的故事。
然後結局的第一行寫在十七天前,一通電話,一個人,一種口氣,很簡單也很快速地在一行內結束掉這個故事。
太快了,快到我有點措手不及,我在話筒的一端聽著,卻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在那一刻,電影散場了。
 
這樣看起來好像一對情侶分手的橋段,不過不好意思,我們倆不是。
那麼我們倆是什麼呢?其實現在的我也不知道。
不過在結局以前,我們倆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是世界上僅有彼此的夥伴。
 
*
 
二十四小時並不長,十七個二十四小時也不會太久。
時鐘滴滴答答,從白天到黑夜。
我慢慢地走遠,雖然步伐不大,但十七天足夠我離開一個人的身邊。
 
很久以前我曾經問過他,如果有天我不見了,他會慶幸還是難過。
當時的他沒有回答我,但是我也不以為意,我相信他一定會難過。
不過現在的我已經再也不能如此肯定地回答我自己了,我甚至會懷疑起過去的我們算是什麼。
 
也許十七天雖然足夠讓我離開一個人,卻不足以讓我想出一個問題的答案。
 
======================================================================================
 
顯微鏡下的第十八天。
 
今天我收到他的回信,其實我是很高興的,無論他的答案是什麼。
他常常會以逃避和否認作為解決問題的方式,對於解決不了的事情,就裝做忘記、不在乎、沒看見、否認。
但是這次至少他沒有裝做沒看見,對我而言,那已經是最後能讓我高興的事情。
也許人越長大,越能夠去學著釋懷,也越能夠去承認結束。
 
這世界上什麼都有終點,其實我ㄧ直都知道。
只是可能跟他在一起太快樂了,所以我忘了這件事情。
他是怎麼想的,我並不知道。
但是五年來我得到的真的很多,多到我覺得很足夠了,即使這一次是終點我也再無所怨尤。
我好像,也沒為他做過什麼事情。
唯一有的,就是為他撐起他想要的一個社團,讓他可以快樂的玩。
 
以前他曾經問過我,是不是因為那個社團是我發揮長才的地方,所以才會這樣傾盡全力。
他覺得我對那裡的人似乎沒有太多留戀,好像只是把經營一個社團當做有趣的挑戰而已。
當時的我笑了笑,問他怎麼會這麼覺得。
他偏著頭想想,說只是感覺而已。
 
我那時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也沒有告訴他我是為了他才這麼做的。
我身跨那麼多社團,如果要挑戰,其實我可以每個社團都砸下一樣多的心力。
但是因為他是那個社團的社長,所以我留在那邊,所以我傾盡我的ㄧ切去幫助他。
我可以放下功課,可以放下其他社團,但是我不能放下他。
就只是因為有他在那裡,所以我這麼做。
 
我這人,除了負擔外,也沒辦法給別人什麼。
每次看到他那麼開心地待在社團裡,我就會覺得很高興。
雖然我能夠為他做的事情,也只是那麼ㄧ點點而已。
 
 
對我,其實他一直都是毫無保留的付出。
如果我們兩個身上剩20塊,他會買一碗滷肉飯,我們兩個人ㄧ人ㄧ半。
當然有更多時候,他會讓我吃的多一點。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可以讓一個人開心,所以我ㄧ直都很努力的學習。
而這ㄧ次,我終於明白我最後能夠為他做些什麼。
人會因不服輸而逞強,會因不想被傷害而否認,這是人之常情,但這些對於解決事情並沒有幫助。
我妥善地解決我的情緒和思緒,承認之後,理性地告訴他我的想法和感受。
告訴他以後他需要注意的事情,告訴他我沒能給過他什麼很抱歉。
告訴他從今以後一個人也要好好加油,告訴他我很謝謝他。
 
這是我最後僅能為他做的事情。
 
==================================================================================
 
顯微鏡下的第二十二天。
 
今天到補習班報了名,打開課本,是排山倒海我看也看不懂背也背不完的名詞和繁複的算式。
分子生物、基礎生化、量子力學、有機化學,考進醫學院的代價是要唸比同屆醫學院生學的東西更難的內容。
認命地嘆口氣,我打開音樂,按下REPEAT鍵,在深夜兩點鐘重複聽著同一首歌,重拾很久沒碰過的課本。

那首歌,叫做【顯微鏡下的愛情】。
從前幾天我第一次在廣播中聽清楚它的歌詞之後,我就開始去找那首歌,然後重複地反覆地聽著。
 
 
顯微鏡下的愛情
作詞:易家揚 作曲:黃義達

滴答滴 聽天空 在哭泣
洗掉了一些夢 埋葬在城市裏

滴答滴 聽時間 往前去
好像在預報著 未來的連續劇

一封信 一件舊的毛線衣
誰是誰的紀念品 拿什麼來回憶

一場雨 狠狠下在眼睛裏
愛在生老病死後 已經都沒關係

問自已 沒有你我行不行
顯微鏡裡看愛情 殘酷的放大所有愛的原因

遇見妳 之後 愛上妳 然後 恨透妳
原來 愛是回不去的旅行
親愛的 讓我忘記妳 那些事情 我終於看仔細

深夜裏 捷運站 飄著雨
我看著馬路邊 另一對我和妳
 
 
在他寫給我的最後一封信裡,他說,他會把我送給他的東西通通還給我。
而我送他的毛線衣,也說不定會出現在那個資源回收筒中。
 
我收到信的隔天,我的確收到他退回來的東西。
每一張我寫給他的卡片,每一個我送他的東西,他通通退了回來。
然後我的確沒有收到我送給他的白色毛線衣。
 
也許,那真的已經在某個資源回收桶了也說不一定。
  
 ========================================================================
 
顯微鏡下的第三十天。
 
發現了一套漫畫非常的萌,叫天生妙手。
看著北見和阿輝萌到薔薇齊開、四宮慧和尊流腐到人神共憤、四宮蓮跟長船簡直就是四爺跟小翼的翻版。
讓我不禁抱著漫畫在床上邊翻滾邊吶喊:『巴爾赫拉!你這罪無可赦的萌窟啊啊啊啊啊!』
 
萌,對,我萌。即使日子少了誰沒吃飯沒喝水都還是要萌。
只是萌的時候手會忍不住伸向電話。
只是萌的時候不知道怎麼了就是會有東西少了一半。
只是萌的時候就會有些事情必須忍著不要去想起。
 
然後從這天開始,我才發現自己身上有好大ㄧ部分被掏空得一點也不留。
 
===========================================================================
 
顯微鏡下的第三十七天,我和佩佩她們一起去看《狼與羊》。
 
很萌,萌到很灑狗血但還是很萌。
我看得很開心,但是卻不怎麼笑得出來。
因為這原本是要和他一起去看的。
 
我大口吃著爆米花,看著可愛的羊咩,努力地笑,想著要忘記。
接著在劇情灑狗血灑到最高潮,卡滋失憶忘記羊咩,然後又因為羊咩哭得傷心不到三分鐘就全部想了起來,簡直變成《翡翠版狼與羊龍捲風》。
又萌又爆笑又覺得好狗血的我笑到拍椅子,暫時跟卡茲一樣把別的事情都給忘了。
 
看完了電影,我們去逛西門町,逛到了一家玩具店。
裡面有很多很有趣的東西,我看到一個很可愛的模型,興奮地回過頭去叫了他的名字:「喂!XX你看!」
 
當然,他不在我身後,我身後只有聽到我的叫聲而愣住的佩佩和史瑞克。
史瑞克不知道這些事情,開始和我扭打起來,顯然是抱怨我心裡沒有他只有別人。
唯獨佩佩沉默了下來,他什麼都知道,但是他也沒有特別去說什麼。
 
一開始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但幸好史瑞克撲過來和我扭打,不然我可能會愣到把場子搞得很尷尬。
後來逛完了我們回去,我和佩佩同路線,一起坐捷運。
但是我們誰也沒有提這件事情,只是聊著很腐敗的狼與羊,和萌到山窮水盡的天生妙手。
 
我們都避過了某一個點,我知道。
 
==================================================================
 
顯微鏡下的第四十一天。
  
持續不停地補習。
今天國文明天生物後天英文大後天化學然後週而復始始復而週。
 
時間過得很快,快到我來不及撕下一張日曆一天就過去了。
我忽然算起了日子,卻發現從那一天到今天為止,不過四十一天。
 
四十一天,看起來不多,不過我卻在四十一天內就已經習慣於獨自一個人的生活。
習慣打了折的快樂,習慣雙倍的孤獨,習慣安靜成一直線的房間。
一切都變得很自然,一切都回到他不曾出現過的那種日子。
然後我發現,我這些日子想起他的時間,少得可憐。
 
我很高興,沒想到我這次能這麼快就習慣於失去。
以前的我需要花好幾年才能適應生活中永遠失去了一個人,然而現在,我卻只需要幾個禮拜。
花了這麼多年,總該是要有點長進的。
 
但後來我才明白,也許是失去他的每一天都很漫長,所以不過才四十一天,就已經漫長到讓我足以習慣。
有些事情,到了最後我們雖然不常想起來,但卻始終不曾忘記過。
 
=============================================================================
 
顯微鏡下的四十八天。
 
我很難得地上網,到處去瀏覽著。
其實我一直都還是會去他的版子上看,從他重新開放的那一天起。
我常常會注意到他的版子名稱,總是寫些意有所指的話。
 
我總是會思考,他是因為什麼原因,才寫了那些話?
那些話有什麼意義嗎?是要告訴誰的嗎?我總是忍不住這麼猜想著。
可是即使我推理出了正解,也沒有人能證明我是對的。
 
直到我發現我的友達試驗網上出現了一個名字,我才確定那些話的確是有意義存在,雖然不一定是寫給我的。
那個名字並不起眼,可是我認得那個帳號。
那是一首歌的歌名,唱歌的團體是他的最愛。
 
我靜靜坐在螢幕前,不曉得該為他的出現吃驚還是該怒他怎麼測了個爆低分。
我以為他會是最高分的,其實。
 
 
我的腦中開始有點混亂,於是我把電腦給關了。
但是關了之後,我又忍不住會想,他是不是會很偶爾的想起我?會用什麼樣的表情想我?
以前他曾經跟我提過一個他很久沒聯絡的國小同學,他在說到那個人的時候表情很懷念。
 
那麼我呢?
如果很偶爾想到我的時候,他也會露出一樣的表情嗎?
就算只有一半的程度,我也會很高興。
 
============================================================================
 
顯微鏡下的第五十三天。
 
接下來的日子持續在補習與唸書中度過,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忙得無心顧轄他事
有的時候,哭是需要資格的。
當我們沒有資格或時間哭泣時,我們只能選擇以別的表情面對它。
但只要當我一停下筆,那種茫然的感覺就會忽然竄上心頭。
 
心理學教授你騙人,你說人的短期記憶只有7±2組集,只要超過上限九個,新進的記憶就會擠掉舊的記憶。
可是為什麼我即使背了再多化學公式,唸了再多生物名詞,都還是有很多東西忘不了?
每天每天,只要晚上一躺到床上,很多白天在忙碌中忽略的東西就會忽然湧上心頭。
 
我總是會想、總是在想。
如果可以,你沒有對我用那種口氣說話有多好?
如果可以,我那一天沒有找你有多好?
如果可以,我能再更勇敢一點有多好?
如果可以,我不知道痛是什麼有多好?
如果可以,我可以把這一切都通通忘記有多好?
 
太多太多拋不開又放不下的東西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浮現,所以到最後我總是又爬起來,打開檯燈繼續唸書。
直到唸到天快亮了,才趴在書桌上小憩一下,鬧鐘一響又立刻醒來,背起包包在學校跟補習班之間往返。
 
這樣很忙我知道。
這樣很不健康我知道。
但是除了不給自己傷春悲秋的時間,我找不到別的方法可以讓我不想起你。
 
 
太多的如果可以,全部都事與願違。
只是在這麼多無奈中只有一件事情是我確定的。
就是如果可以從頭再選擇一次,我想我還是會選擇認識你。
 
=============================================================================
 
顯微鏡下的第六十二天,我做了一個夢。
夢見了他,夢見很久很久以前發生過的一個小插曲。
 
夢裡我們在西門町,要去租衣店拿我們錯還的衣服。
可是證明用的單據不知怎麼地憑空消失了,負責保管單據的他著急地在店門外哭了起來。
看他連一張單子都收不好,已經夠忙的我忍不住冷聲對他唸了幾句,然後走進店裡請老闆通融一下。
老闆也有點為難,我說不然我拿我的身分證件証明好了;我拿出錢包,卻發現那張單據在我的口袋中。
我連忙出去告訴他這件事情,只見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馬上撲過來痛哭地掄拳搥我。
 
他個子很小,撲過來也只能撲進我懷裡。
他的手舉得很高,可是沒有一拳搥下來的時候會搥痛我。
那個時候我就明白了,即使他害怕到這種程度、氣到這種程度,卻依舊不想傷害我。
於是我抱著他,拍著他的背陪笑安慰。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夢裡的場景依舊很清晰。
我從頭到尾唯一看不清楚的,就只有他哭泣的臉龐。
 
然後我醒了過來,時鐘指著四點。
我茫茫然地坐在床上,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也沒有哭。
只是忽然間覺得很疲憊,很累。
 
 
那一天晚上我沒有再闔眼,我下床,翻起了衣櫃,把他還給我的那袋東西翻出來。
一樣一樣地,開始清數。
 
我第一樣送給他的,是一條水藍色的項鍊。
那是我們認識的第一年,也是我第一次慶祝他的生日。
我是個本來就會送朋友生日禮物的人,那條項鍊也只是條很普通的項鍊而已,沒什麼特別。
但是那天他一打開盒子,看到那條項鍊,就忽然撲上來抱住我。
 
從他過度興奮的語調中我聽出他原來喜歡藍色,聽出那是他收到的第一份朋友的禮物。
於是在那之後,我會開始注意他喜歡什麼,挑他的禮物也開始變得用心。
 
 
一樣一樣地數著,在裝著項鍊的盒子哩,我又看到一條手鍊。
那是前年他生日,我送給他的。
本來前年答應要送他一套天禁的漫畫,但是天禁當時已經絕版,只能等網路上出賣二手書。
找不到適合禮物的我,隔一陣子和他去淡水玩時,在附近的店家逛,然後看到一條海藍色的手鍊。
趁他不注意,我買下了那條手鍊,偷偷收了起來。
 
出了店門,我跟他說:「喂,手伸出來。」
「幹嗎?」他一臉疑惑,還是乖乖地把手伸出來了。
我把手環快速地為他繫上,笑嘻嘻地對他說:「好了。」
「啊?好什麼?」
「送給你的。」
「不是吧?!」
「你的生日禮物來不及送你,先拿這個代替。」
後來他雖然沒有再說什麼,可是我確定我沒有漏看他那個高興的表情。
 
東西一項項被我整理出來,最後,我在袋裡找到一個小小的史奴比鑰匙環。
那是去年十二月台大場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個被燒傷的可憐婦人在賣,所以才買下來的。
當天我付錢,叫他挑一個,他說要史奴比,然後這就成了他最後留給我的東西。
我把那個史奴比掛在鉛筆盒上,看著它,就這樣一直到天亮。
 
=============================================================================
 
顯微鏡下的第六十三天。
 
小小的史奴比跟著我,在急湊的台北街頭每天每夜快步地追逐著目標。
時間一天過得比一天更快,快到很多事情沒時間想也沒力氣回頭望。
這裡的速度是用十六倍速甚至一百六十倍速快轉的,所以我只沒命沒夜不停地跑。
 
只要一閃神,就會被遠遠落在後頭。
只要一分心,二十四小時就會這麼過去了。
所以我無法為誰停留,也沒有誰會在我身邊。
這樣的日子中,只有小小的史奴比依舊陪著我。
或許,我也只剩下它也說不一定。
 
 
這一天晚上,我坐著公車回到家。
一回家,朋友剛好打電話給我,聊著彼此的近況,然後他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
「如果他回頭向你道歉呢?你可以重新接受他嗎?」
朋友的話讓我忽然地想起了那個夢境,還有夢中他模糊卻傷心的哭泣的臉。
五年的光景在我腦海快速地閃過再閃過,於是我終於明白了某些事情。
 「不,不了。」良久,我回答,有種痛徹心扉的領悟。「也許那對他而言,反而是種解脫……」
 
===========================================================================
 
 
「喂,我決定重考了。」
「靠!!那我們昨天為你辦的歡送會是什麼?!唬人啊?!
「沒辦法啊,我捨不得我的床嘛。」
「去你的!!你重考只為了床啊?!
「沒啊,還有別的啦……
「別的什麼?!
「就家人朋友之類的。」
「噢,那我在你重考的理由中,佔了幾分之幾?!
「你佔了二分之一。」
你佔了二分之一。
  
「喂,笑什麼啦?!幹嘛不回話啊?!
「沒。」
沒,我只是很高興。 
 
是的,即使到了現在這一刻,什麼都改變了。
只有那天聽到你說這句話時我的高興,從來不曾改變。
 
 
【完】
 
=============================================================================
 
【後記】
 
 
顯微鏡下的第七十一天,應該完的東西,卻開始接續了下去。
所以俗語說的好,有些話不要講得太早太肯定。
 
有些東西的確是一但不見了就再也回不來了,但是也許有些東西同樣是你想丟也丟不開的。
譬如說,默契。
 
 
好朋友這種東西是很恐怖的,腦波一但同步化,窮其一生都不可能擺脫。
這一點,從我在他的相簿中看見他拍下台北車站一個很萌的筆記型電腦廣告看板時,我就確定了。
其實他拍下那張照片的前幾天,我才剛注意到那塊看板。
那時候我還在想『要是他也看得到就好了』,結果過沒幾天他竟然就拍下來還上傳到相簿,夭壽。
 
 
一次發生叫偶然,兩次發生叫巧合,三次發生你就不得不承認這世界上有很多東西你解釋不來。
在很萌的筆記型電腦廣告看板後,又發生兩樁更恐怖的默契事件。
 
昨天晚上,我照舊唸書唸到了將近三點鐘。
但是很奇怪的,我無論如何就是毫無睡意,精神亢奮到有點過頭。
等到事後我才知道,那不是亢奮,那是莫名的牽掛。
 
總之ㄧ直覺得有事情懸在心上的我就是睡不著,多日未開電腦的結果是現在忽然有種很想開電腦的衝動。
而且最詭異的是我忽然很想看看他的板子,這種感覺強烈到難以克制。
不過有接網路線的電腦在貓弟房間,要是我現在去開電腦,決對會被有起床氣的貓弟追殺。
 
 
開,會被打。
不開,睡不著。
陷在開機與不開機的非人道掙扎間,最後在下稀薄的理智終於戰勝了慾望。
 
沒關係,忍吧,反正今天看跟明天看是一樣的。
天真的我這麼告訴自己,安心地忽視自己本能的第六感,倒頭睡了一覺。
 
 *
 
等到隔天晚上,補完習終於有時間開電腦,一打開,我就連上了他的網站。
點進他的網誌,果然看見新增了一篇文章,時間還正好是我昨天網癮犯了的凌晨三點。
雖然覺得太巧合了些,不過我還是再次忽視心理奇異的感覺,看了下去。
沒看幾行,我就明白這是要寫給我的。
 
我沉默,很難說明白我是什麼心情。
雖然早在他之前的日記看到他說會寫兩篇文章時,我就猜到有可能是會寫關於我的事情。
但是在看見這樣一篇文章的時候,我卻不知該做何反應。
 
於是靜靜地,我把瀏覽頁面,一點一點地,往下拉。
網誌上,寫了下面這些話。
 
 
認識他的這些年來我很少有真正的煩惱,當然我是歸咎於他吵得我無法煩惱。
不過我總是記得,高二某天的下午,偶然談起暑假籌備CW的事情
據說他是看到我剪護貝卡剪到在椅子上睡著,才決定留在這裡幫我的。
我笑說他被騙了,其實當時我只是閉目養神。
『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感受到被救贖的感覺』
這是後來我讀《紅衣瑪莉》,奈梅爾回憶收養它的夫人時說過的一句話。
因為這世上,很少人會「為了我」做什麼呢。
也許正是因為這個,我才繼續留在台北,而不是去別的地方展開新人生。
現在他說「他看到了盡頭」
我居然傻傻的以為,可以縮回去過從前的日子。
 
動搖。
 
 
幾個月過去了。
淚腺不分場地的故障不斷提醒我,這個判決我不能接受。
完全不想。
可是找不到任何上訴的理由。
腦海只剩下赤裸裸的四個字。
「我很難過」
 
動搖動搖動搖動搖。
 
 
所以(在沒有人知道的時候)我曾經取法某日誌,直接殺進□□大學。
但是沒有學號&密碼查不到課表,上個星期五,這個星期三、星期四都沒堵到人,
〈在此對英聽老師、放我補交報告的藝概老師、新來的色彩學老師、
中華文化我忘了姓啥的老師、還有某土教致上歉意*雙手合十*
 
動搖動搖動搖動搖動搖動搖動搖動搖。
 
 
他的新網誌開始動搖我心底的某些什麼,我手中的滑鼠停止滑動,不敢再往下看。
奇怪,我怕了嗎?我怕什麼?
不行!振作啊梁貓!你可是堂堂鐵血男子漢,快點發揮你的氣魄!
心中的OS小人突然跳出來這麼告訴我,於是我甩甩頭,繼續鼓起勇氣把文章給看完。
 
看到文章的末尾,我的理智已經搖搖欲墜了。
在最後一段,我看到他說他有一句話想對我說。
接著不知道怎麼地,我的右爪就自動按下左鍵,把文字反白。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怎麼會這招。
默契果然成功發揮了驚人的威力,我在反白的塊狀中,看見隱藏在倒數兩行中的一句話。
 
..........我很想你
 
 
 
他說,我很想你。
 
啪!很清楚的,我聽到我自己腦中有東西斷裂了,壓抑了很久的東西一股腦湧上。
那個夢裡他哭泣的臉龐慢慢清晰了起來,連他抽泣的聲音、滾燙的眼淚,都清楚強烈到讓我明白那就是答案。
我再也忍不住,趴在電腦前開始莫名痛哭了起來,全身止不住地顫抖。
就像我掛上電話的那一個晚上,在棉被裡發抖得連哭泣的聲音也沒有。
 
 
三十秒。我只哭了三十秒。
三十秒後,一切都忽然變得不重要了。
 
被傷害的不堪變得不重要。
是不是看見了盡頭變得不重要。
三個月來漫長的茫然變得不重要。
他彌補不了而我也無法視而不見的裂痕變得不重要。
重新開始是不是代表有可能再次粉身碎骨也變得不重要。
整個世界我唯一記得的,就只有他的那句『我很難過』,和我反白後看見的『……我很想你』。
 
 
反應過來前,我已經瘋了似地開始飆速改背景音樂。
他說如果我答應八月見他一面,就把背景音樂換成『轉吧七彩霓虹燈』。
來不及思考這樣做是不是很孬種,來不及思考之前自己決定一個人過下去的壯闊決心。
我的爪背叛了我的理智,證明了『身體永遠比大腦更誠實』這句話。
 
不過心神喪失的我忘記FTP網站N久以前就不能上傳音樂檔。
一試再試仍不得其法後,忍不住暴走邊揍鍵盤邊用各國語言問候站主。
顧不得上面這些謎樣的各自獨白把這篇網誌滾上一堆蕾絲邊(),我旋風般颳出貓弟的房間。
對著客廳素有拳神之稱的貓爸大叫:「爸!跟我猜拳!」
「猜拳?幹嘛猜拳?」
「別管!我在八月前一定要悟出猜拳的奧義!」
「啊?你瘋了嗎?」
「姐,你在臉紅耶。」
「囉、囉唆!快點!快跟我猜拳!」
 
 
「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
 
當天晚上,貓某發瘋似地一直跟貓父猜拳猜到三更半夜,目前戰績八十二勝六十七負二十一和。
再次重申,我們倆是百分百天然濃縮不加糖不加水純正友情。
雖然不知道怎麼地那句『我很想你』有點萌(喂!),但請不要多想也不要多心。
在下知道同人女的聯想力是非常可怕的。(默)
 
*
 
你說假如你猜贏了,我們就重新開始,然後你會告訴我被你反白隱藏掉的那句話。
這個挑戰我接了,八月我們來猜拳。
 
不過為了公平起見,我也要訂出一條規則。
假如你猜輸了,那我們就不結束,還有你也得告訴我被你反白隱藏掉的那句話,而且要乘以十遍。
 
================================================================================================
 
 
【後記的後記】(眾:還有啊?!)
 
 
 
這是一篇失常的後記………
 
早上八點,熟悉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睜開惺忪的眼睛,我的手在床頭胡亂摸了幾下,抓到手機,按下通話鍵:「……喂?」
「梁貓!梁貓!你在哪啊?」話筒傳來肉包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著急。
「……嗯?我在家啊……」
「什麼?今天要掃除耶,大家都在等你了。」
「喔SHXT!我馬上到!」
 
肉包的話一語驚醒夢中人,掛上電話,身為副服務股長的我一邊咆哮著髒話一邊收拾東西。
理由無他,因為今天輪到我監督掃除。
X的,之前選幹部的時候千推萬推,從班代婉拒到副班代謝絕到公關再推辭到服務。
最後班導怒了硬是給我安上了個副服務,說我要是不去當就叫我當最辛苦的服務股長。
 
真可憐兮BOSS哉,在地球人的淫威之下屈服了。
每次逢打掃必睡過頭,多年未碰過學校掃具的BOSS終於體會到何謂現世報。
以前不掃的結果就是現在每次掃除都要到。
 
由於服務掃除不能不到,所以我昨晚就設定了鬧鐘。
不過奇怪的是,在我起床前完全沒有聽見鬧鐘響的印象,這讓我不禁納悶了起來。
翻過鬧鐘一看,電力全滿,而且開關沒按掉,可見得鬧鐘兄是盡心盡力叫我直到最後一秒的。
 
 
不過貓家鬧鐘大聲到一響起來整層樓的人都會醒,怎麼會白白叫了一小時我都睡得無動於衷好夢酣甜咧?
仔細一想,前些日子因為心情鬱悶,睡得很淺眠,鬧鐘鈴個兩聲我就醒了。
可是昨天晚上由於多日陰霾一次掃空,在下抱著滿心愉悅的心情去睡覺。
想不到這麼一睡就是山無稜天地合,點名都點完了我還沒醒。
 
起不來當然是有原因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昨天晚上睡不著。
平常一沾枕就進入關機模式,昨晚在床上滾了老半天偏偏就是睡不著。
從凌晨三點滾到凌晨四點,整個人一直呈現dopamine分泌過量,副交感神經失去作用的亢奮狀態。
往左翻,沒躺三秒就想起他失控的眼淚和恍惚的三個月。
往右翻,不到十秒就想起他連著三天跑到我學校來堵人就是堵不到。
就算我放空腦袋,還是會不斷想起那句『……我很想你』,然後自己在床上咯咯咯咯得意地笑得跟腦殘一樣。
 
 
過度得意的後果就是遭天遣,老師殘酷地宣布下次補打掃的時候我也得跟著來。
而且,這次遲打掃,扣操行一分。囧囧囧囧囧
 
 
【終了】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