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歧 大 蛇 實 驗 室
關於部落格
  • 112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刊鍊成】修羅場的逆襲

 

  
各位鄉親父老晚安,我是消失已久的
BOSS
   
據說有大佬因為BOSS人間蒸發太久,所以向咕嚕探問BOSS與新刊)的下落。
   
誠如各位所知,BOSS在八月開了預購之後,部落格就放著遲遲未更新。
    
不過不是BOSS惰性大發不更新,也絕對沒有捲款潛逃。
     
只是BOSS忘記公告從九月份開始,本BOSS就在醫院實習了啊啊啊啊啊啊!!!!!
     
     
       
實習實習實習,所有醫學相關科系學生聞之色變的實習。
      
理論上,實習應該是要讓你學著當一個稱職的醫護人員的第一步。
        
但是實際上,實習絕對不是教你如何當一個好醫生、好護士、好營養師、好檢驗師、好心理師。
       
而是教你當一個死不了、弄不死、死了可以爬起來再死一遍的的醫生護士營養師檢驗師心理師。
     
       
      
幹!他馬的這種生活真不是過的啊!!!二刷修羅場都沒趕得這麼慘烈!!!
       
重點是一天少則三份多則五份的實習紀錄到底有誰寫的完啦?!?!
      
一份紀錄三四千字一天就要寫兩萬字,老子我乾脆吐口膽汁在上面表達我今天燦爛充實的行程還比較快好嗎?!
        
    
    
難怪學姐聽到我要實習後只語重心長的告訴我:『你早午晚餐都要好好的吃。』
 
我現在終於聽懂啦!!!在每天晚上都吃永和豆漿連吃一個禮拜後我終於懂啦!!!
 
晚餐?!晚你媽咧!!!老子我晚餐都吃凌晨兩點的,哪來一般餐廳可以吃啊!?
 
而且自從開始實習之後,我的午餐老是放到發酸都還吃不到。
  
因為早上在醫院實習中午又要趕去個諮下午要一直督導督導督導到天荒地老。
 
所以經過我多日的努力之後,我終於發現我有吃飯的空檔了!!!就是在蕙呆的機車後座!!!
 
帥啊老皮!(李麥克調)老子我現在練到可以在125機車後座邊飆車邊吃排骨便當啦哈哈哈哈!!!
    
    
     
    
什麼?你問我早餐?
 
神經病老子我過的是美國生活啊!!!你們凌晨兩點的時候我吃晚餐你們凌晨三點的時候我寫紀錄你們起床的時候俺睡覺啦!!!
 
你想叫一個天亮才能睡覺的人爬起來吃早餐?!?!?!?!
    
    
暗陰羊雞掰不如給老子一刀痛快啦!!!!!!
     
      
         
 
 
===================這裡是:『我的醫師袍!!!是突破天際的醫師袍啊!!!!』分隔線======================
     
       
 
自從開始實習之後,我發現當心理師和寫同人誌其實沒有差多少。
 
兩者每天都得跟WORD奮戰、兩者寫的東西都很難熬、兩者都賺不了什麼錢、兩者的生活都不是人過的。
 
而且如果沒在答應好的期限內寫完,代價通常都很大。
    
      
       
話說最初買我書、後來同樣考入醫學院、又同樣出本變同行的某狼,有一句話說得非常好:

『我相信每個有坑等著人填的讀者們都能創造出自己獨特的催稿方式

而每個作者都有最適合他們的催稿方式——』
     
    
在我一腳踏進同人界,一腳踏進醫療界後,催我的人從看文的大佬版主親朋好友,演變到編輯督導醫療團隊。
 
而我被催的方式總是一變再變,不斷進化。
 
從兩年前我一開始摔坑出書時的這樣:
 
 

 
 
『書呢?!』
 
 
 
 
 


到二刷時變成這樣:
 
『書呢!?!?!』
 
 
 



到現在寫見習紀錄的這樣:
 
          
                  (BY 督導愛的morning callx2)



爹啊!!孩兒還是回鄉種田好啦!!!
 
 
 
 
 
*
    
    
      
嗚呼哀哉,在如此艱險的情況下,BOSS又比其他好同學每天必須多寫兩千字。
 
因為看看樓上的版頭!!!
 
阿娘啊!!!光蒙本要開敞棚啦!!!!!!

 
開天窗事小,重點是如果天窗真的開了會對不起所有訂書的大佬。
 
而看上面的概述,相信您一定可以理解要是BOSS開天窗,這個罪孽可不是跟所有人下跪說對不起就可以解決的。囧
 
 
 
 
話說,所有的天窗都是從炙熱的愛中誕生的。

將時間倒推回去年寒假,有個正值二刷修羅之際的苦命年輕人因為到漫畫店尋找靈感,不小心翻開ES21第一集———

這,就是一切萬惡的根源。


蛭魔女王的機關槍射中了這名苦命的年輕人的心,
面臨絕體絕命截稿期限逼殺的他受到稻垣大神和美式足球的感召,
    
毅然決然地再次投身修羅場,展開了一段愛與天窗的大搏鬥。
      
這個搏鬥延續到今年變成長期抗戰,本來預定要成為寒假新刊,卻因為這個年輕人得了一種『一開WORD就會昏睡的病』,
     
所以戰情陷入膠著,一拖又拖過一整個學期。(被揍死)
 
 
 
正所謂欠錢不要欠過年,欠過年就會歹整年。
 
欠稿欠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的BOSS,終於毅然決然在今年八月場開預購,也算是對所有想訂書的大佬有個交代。
 
於是,慘劇就這麼發生了。
 
 
*
 
    
八月八號父親節,在這個全天下兒子女兒都忙著被老爹徵召禮物的節日,BOSS除了送禮慶祝外幾乎整天都在房裡敲敲打打。

貓弟在送完父親節禮物後進我房間看我狀況,順便殘忍地叮嚀我:「姐,明天就CWT了耶,你打算怎麼辦?」

「我正在製作預購版,明天就擺這塊版子讓大家預購好啦。」
 
將成品拿起來東看西看,BOSS愉快地吹聲口哨,感佩自己的手藝精湛。
 
「什麼?你書都沒出來就給人家預訂?」貓弟顯然不是很贊同,皺起了眉頭。
 
BOSS委屈地回答:「沒辦法啊,因為來不及寫完啊。而且也沒有要大家先繳錢,只是如果想訂可以訂而已。」
 
「重點不是錢,而是這本書你已經寫了一年啦,等了一年的怨氣是這塊爛版子擋得住的嗎?」
 
貓弟揪了眼桌上剛做完的板子,一針見血地痛罵自己無能的姊姊。
 
「這、這!囧」
 
「哼,不管你了,你明天一定會被打。」貓弟事不關己地拋下一句,關門離開了。
 
 
 
當時的BOSS從未想過,貓弟一句話竟然會一語成讖。

CWT19來臨,BOSS和眾人九點就拖著輕便的行李步入台大。
 
簡單鋪好桌布掛好海報預購版就和大夥開始吃吃喝喝起來等開場,殊不知自己大禍臨頭矣。
 
十點整,台大體育館大門緩緩打開,大量的人潮湧入會場。
 
沒一兩分鐘,一群女孩子風塵僕僕地殺到攤上,拿著場刊上的新刊廣告問道:『書呢?』

我指著預購版說:「在、在這邊。
 
她們只講了一句:『什麼?!沒有書?!』
 
然後我就從桌子後面直接被拖出來暴打了。




         ※實境還原示意圖




==========我是『沒有書!沒有書!沒有書你還敢放塊版子在這開預購?!』的暴打分隔線=========
      
     

貓弟所言果然不假,匯集了一年份怨念的拳頭威力比西蒙同學的鑽頭還強大,第一拳直擊到我的左臉頰時我差點被揍過橋去。囧
 
接下來三個小時的過程,我以被攻擊的受創部位做摘要:

頭、頭、臉、頭、胃、脖子、雙膝、頭、腳指、跟良心。

然後攻擊的武器分別是:

巴掌、正拳、正拳、舊刊、白金戒指、金臂勾、六幻、右直拳、高跟鞋、跟一句:『你這樣對嗎?』
   
   
   
慘慘慘慘慘,在經歷了三個小時的虐打之後,BOSS身上幾乎無一處完好,而訂單數量則跟身上內外傷數量呈正比增加。
 
不過雖然袖子破了、頭髮亂了、身心受創,但是至少免於被綁大石沈進醉月湖裡的命運。
 
就在BOSS暗自慶幸版子總算發揮功效保住自己一條小命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攤位前方響起:

「我就知道你沒寫完。」

我抬頭一看,是COS成海馬瀨人的某焰,他身旁是我的好鄰居俐媽。
 
「嘿!阿焰!妳今天好……噫噫?!」我帥字還沒說完,一個尖銳的斧狀物體就卡上BOSS的脖子。
 
「梁貓,書呢?」阿焰笑笑,手指已經撫上手腕旁的某個神秘按鈕。
 
就算搞不清楚那個按鈕是幹什麼用的,但是大概跟用來砍掉我的頭之類的不會相差太遠。

BOSS
驚恐地倒抽一口氣憋著,深怕自己就沒有下一口了:『你、你手上的是什麼東西?!』

「這個?喔,這是海馬同學的發牌器。你看。」阿焰將斧狀物體從我脖子移開,舉在我眼前,然後按下按鈕。
 
發牌器立刻銳利地『喀擦』一聲,閃過一道白光;懾人的殺傷力讓BOSS聯想到我們腦神經實驗室的鼠頭鍘。

BOSS驚嚇地倒退好幾步,指著那個明顯違反場規第五條:『不可攜帶危險武器入場』的發牌器大喊:
 
「等、等一下!你你你你當我沒看過遊戲王啊?!海馬同學的發牌器邊緣哪會有銳利的寒光啊?!?!」

阿焰笑瞇瞇地回答:「喔,因為這個有
開光過啊,本來是想用半自動步槍來的,但是後來借人了。」


太太!您只是來逛攤的需要把發牌機開光嗎!?啊?!

重點是到底什麼樣的人會帶AK-47和M16來逛CWT啊!!!!!
 

    
「俐媽!!!快點救我啊!!!」眼見阿焰逐步逼近,BOSS急得跳腳,連忙跟一旁的俐媽求救。

俐媽在一旁沒良心地大笑,雙手一攤:「哈哈哈哈,我昨天就跟你說她會帶武器來你攤位上啦。」

「幹!你說她會帶M16來啊!!!我寧可被M16半自動步槍掃射我也不要被發牌機架脖子啊!!!」

「喔?真的啊?哈哈!太好了,還好我有跟阿焰借。」俐媽開心地從袋子中抽出槍械,對準BOSS腦門。

BOSS:「幹!!!!!這三小啦!!!!!!

 
 
    
     
===========這裡是『愛惜生命,請勿拖稿。台大醫院關心您ˇ』分隔線===============
 
      

慘不忍睹的酷刑持續了整整兩天,BOSS無止盡地重複著被拖出攤位毆打、被掀桌、被揪領子、被恐嚇。
 
就在第二天散場前,BOSS正開心一切苦難即將結束之際,一位撫媚的大姊到攤位前來訂書,舉著場刊上的廣告頁問:
 
「請問,廣告上的新刊在哪裡?」
 
「在這邊。」幫忙顧攤的BOSS友人們相當熟稔地把牌子和鼻青臉腫的BOSS往前一推,笑瞇瞇地向她介紹。
 
大姊看看桌上的預購版和去掉半條魂的BOSS,了然道:「喔,意思是天窗了嗎?」
 
BOSS連忙護住自己的頭痛喊:「嘎!我知道錯了對不起拜託不要打我!Q口Q」
 
大姊笑了出來,語氣異常溫柔地哄道:「我是不會打你啦,我看起來也不像會打人的人啊,是不是?」
 
「唔……是、是的。」不知怎麼地,最後那一句反問聽起來讓BOSS有點毛毛的,但是BOSS依舊很順從地點點頭。
 
「那書,什麼時候會出啊?」大姊依舊笑笑,口氣又溫柔了幾分。
 
「最、最晚二月,最快十二月底。我會努力寫的!」
 
「是麼……好吧,那我先訂了。你可要好好的寫啊。」大姊拿起預購本,在紙上流利地沙沙書寫,邊寫又邊說:
 
「雖然我不會打人,不過我是電腦工程師喔,要是你不努力寫,寫幾個小病毒毀掉你的電腦對我來說也不是很難的事情。」

「小…小病毒?」
 
「呵呵,是啊。如果你沒有好好寫,那我想……你的電腦也沒有留著的必要了。」
 
大姊放下原子筆,對BOSS露出一抹燦爛而完美的笑容:
 
     
「從現在開始到聖誕節你還有四個多月,如果你沒有乖乖寫故事,聖誕節我會寄禮物給你喔ˇ」

    

不——這個禮物我可不可以不要收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誰快來幫幫我查查訂書的大佬們都是什麼來頭?!

拜託了我給你三百塊啊!!!
 
                                                                 
 

*
 
 
 
寫同人誌的,基本上都是為了愛(或怨念)才寫。
 
雖然BOSS大部分時間都是為了愛(或怨念)才寫,但現在我總有自己彷彿是為了求生才寫故事的錯覺。

究竟是本BOSS太弱小還是來買書的大佬太強大,這始終是個謎。

有鑑於此,即便新學期開始,BOSS仍夙夜匪懈、一心一德的趕稿,天真地認為只要捱過新書修羅,我的人生就可以重獲光明。

只可惜,當時的我太低估課程行事曆上,那小小『實習』兩字所佔據的份量。
 
 
 
小時候的我很單純,我三歲的時候,認為生氣的老爸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
 
當我十三歲時,看到哭泣得梨花帶淚的女孩子。我發現三歲的我錯了,女人才是世界上最有殺傷力的東西。
 
這個價值觀維持了好幾年,在我進了大學後,我深切覺得十三歲的自己真是不知世面。
 
當年會覺得哭泣的女孩讓我沒抵抗力是因為我沒見識過要把我當掉的教授。
 
但當我開始寫書,接觸到修羅場這種東西,我又發現大一的我又錯了。
 
而且這次我衷心覺得地球上沒有能讓我再感到恐懼的事物了,沒有!
 
 
可惜,我這人總是一錯再錯。
 
當我二十二歲踏入醫院,我終於遇到比修羅場(或讀者)(或良心)(或編輯)更可怕的東西。
 
那個東西,叫做『實習』。
 
 


  
實習有多可怕呢?

每個擺過攤、跟DEAD LINE搏鬥過的勇士們都知道,修羅場是一種可以扭曲人類神智與靈魂的究極境界。

如果痛苦指數是零到十分,修羅場沒十分也有九分。

而醫學院的實習,就是痛苦的極限Lim→∞,俗稱『神的領域』。囧

在修羅場連續熬夜一個月的臨床症狀來看,大概呈現如下表的情況:



以上面的金字塔圖表示,一般的修羅場大概是到第三週的『急性精神症狀』。

如果有人跟你說他畫畫畫到看見爺爺或是寫稿寫到走上橋,那他差不多已經到第三週的境界了。

但如果你是一個醫學院任何一科的實習生,你會體驗到什麼叫做
迴光返照
    
    
    
如果你是一個在修羅場裡鍊成新刊的勇者,你必需要能夠七天不睡覺、精神緊繃邊發燒邊狂嘔邊畫畫寫稿。
 
但如果你是一個實習生,你必須在修二十七個學分、每週打四天工之餘,將僅剩的時間排滿跟診、MEETING跟病患。
 
每天回家寫三至五份實習報告而且七天不睡覺精神緊繃邊發燒邊嘔吐還要維持呼吸心跳。
 
也許你會問:『這很難嗎?』
 
很難,真的很難。尤其要維持自己的呼吸心跳這是最難的一點。
   
     
    
如果你在修羅場裡發燒,頂多就是被綁在電腦椅上跟天窗搏鬥,至少你還有發燒的資格。

但你要是是個實習生,你的體溫是沒有資格高於三十七度二的。

寒流來襲半夜發燒,你一定要想辦法讓自己在九點開始實習之前退燒。

就算要
吞下一整罐Acetaminophen或是打入致死劑量的抗生素都一定要讓自己的體溫恢復到平易近人的三十七度二。

如果你敢發燒進病房,你會被所有人架住從十七樓窗口空拋出去。

就算不燒了你還要被所有人綁上碳纖維口罩隔離在護理站裡。

而你唯一能做的有建設性的事情就是
抄病歷幫大家買晚餐
   
   
    
如果你在修羅場裡趕稿趕得累到吐,頂多就是放下鍵盤或G筆衝進廁所,來不及的就轉頭犧牲床鋪。

但是身為一個實習生,你也沒有嘔吐的資格。
 
在跟病人晤談時如果你累到想吐,你必須壯烈的吞回去或是乾脆用意志力讓你的舌咽神經跟延腦壞死
   
      
     
如果你在修羅場裡榨稿榨得累到開始閃神,你可能會看見貓王在橋的另一端對你唱歌。

但是如果跟VS(主治醫師)或CR或督導MEETING時你敢閃神,

下一秒醒來的時候你已經在三途之河游泳啦!





     
啊啊啊啊啊啊
OOXX你個瑪莉!!!!我現在發現開了預購的我真是愚蠢至極啊!!!!
 
因為暑假場過了就是九月,九月來了等於實習來了。
 
實習一開始每天都有三篇實習日誌要寫,開不完的MEETINGME和翻不完的病歷要看啊啊啊啊啊!!!(痛哭槌地)
 
 
期中考題尚可放水流,不過如果實習日誌放水流那你也會被丟進港口放水流
 
念不完的氨基酸尚可讓他去,不過如果MEETING擺著讓他去,那你會被病房VS和督導丟進太平洋東岸比較深鞏固台灣海防線。
 
稿子尚可拖,拖了你只需要和編輯與讀者搏鬥。
 
可是如果你拖了PAPER發表到期刊上的時間,那你需要跟一整個研究團隊的人搏鬥--
 
包括十幾名手持手術刀操作質子刀、中子刀的醫師前輩、你同窗情誼的好同學,你溫柔美麗的教授。
 
同時被所有人追殺到天涯海角而且永遠都不能用健保卡 
    
      
    
     
現在BOSS前有實習後有截稿日,日子過得真不是『痛苦』兩個字了得。
 
話說同人誌作家畫家中,和BOSS同行的人並不少,不過能在實習過程中還熬出作品的,至今江湖上是一個也沒有。

但很顯然的,BOSS必須、一定、非得成為那第一人不可。


為此各路親朋好友都開始為我想解決的辦法,譬如叫我去鎮瀾宮連插一個月頭香請媽祖保佑我,或收集七顆龍珠召喚神龍出來。
 
而我偉大的編輯 絲竹(空一格以示敬意),則在MSN上聽完我的慘狀後破天荒告訴我:
 
『算了,你乾脆別出了退錢就好啦。』

『不要!這違背我的美學!而且都拖了那麼久了,最後才退錢感覺很差耶。』
 
講是講得如此冠冕堂皇,但實情是這個建議完全違背我的求生本能。
 
開什麼玩笑!!!我八月場就算放了那塊牌子保命還被AK-47指頭、斧頭架脖子,要是寒假場書出不來我還會有命嗎?

『所以你堅持要出?』絲竹反問。
 
『對!』我肯定。
 
『真的?』
 
『真的!!!』

『那……兩億夠不夠?』

『啊?什麼兩億?』

絲竹又淡淡然地敲了兩個字:
 
『紙錢。』

 
 
 

===================我是血與淚的分隔線==================



人生就像飛彈,有去無回。
 
在此奉勸各位年輕學子,千萬不要在稿子沒寫到八成前就開預購,千萬不要。
 
尤其如果你是醫學相關科系的,千萬千萬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在實習的時候排定出書。
 
畢竟:  稿子誠可貴,信用價更高。

     若為生命顧,兩者皆可拋。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